栏目列表

联系我们

    电话:021-62533835
    联系人:之襄
    手机:15601818315,18964568235
   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梅影一枝初写罢 陪君禅语立香南-记吴昌硕与梅兰芳忘年厚谊

时间:2013-01-22 04:53点击:
    “翾凤舞袖翠云翘,嘘气如兰堕碧霄。寄语词仙听子细,导源乐府试吹箫。”
    “画堂崔九依稀认,宝树吴刚约略谙。梅影一枝初写罢,陪君禅语立香南。”
    这是昌硕老人在1920年赠梅兰芳梅花图上题的二首七绝诗。
    吴昌硕先生对艺术的兴趣十分广泛,他不仅爱好书画文学艺术,而且对中国戏曲之国粹-京剧和昆曲也很欣赏,晚年居上海,每逢著名演员来沪演出,皆前往观赏,以旁门艺术的营养来不断充实自己的艺术。
    1913年秋,梅兰芳先生初次来沪献艺,在丹桂第一台演出,昌硕先生应邀由友人陪同往观。当时梅先生还仅20多岁。他那婉转的唱腔与优美的舞姿,翩翩台风倾倒了在场的观众。昌硕老人也顿觉耳目一新,心情格外舒畅,事后逢人必推崇梅先生艺术。并断定这位青年演员日后必会有辉煌的前途。
    1920年,梅先生再度来沪演出。某日,当时上海名票友袁寒云设宴款待梅先生,特邀昌硕先生同座,出席者还有不少当时海上名流。席间,客人们对梅先生所演的名剧《天女散花》赞口不绝,昌硕先生也热情洋溢地发表了赞辞。然而梅先生则十分谦虚地以后辈自居,向昌硕先生的艺术表示仰慕之忱。从那时起,这两位艺术家,就订为了忘年交。此后,梅先生每次到沪演出,必然到昌硕先生寓舍拜访,邀昌硕先生观看演出。并向昌硕先生请教绘画艺术。梅先生喜欢画花鸟,他和昌硕先生有同样的感受,认为艺术是触类旁通的,戏曲艺术可以促进书画艺术发展,书画艺术的造诣一样可为戏曲艺术发展的营养。
    1921年四月,昌硕先生三儿吴东迈先生去北京,梅先生热情接待,临别又以自绘折扇相赠。扇面上画的是啼跃于枝头的绶带鸟,其用笔设色均确到好处。东迈先生返沪后即将此扇呈于昌硕先生,老人观扇称赞之余,信笔在扇上题跋语:“客岁春夏间,畹华(即梅兰芳)来沪,有过从之雅,尝作画奉贻。别去忽忽逾年矣。迈儿归自京师,出画扇,则畹华之贻,画尤美妙。当设色写生时,必念及缶庐颓老,重可感也。迈能珍弆(音矩),讴尹曰,是亦善承缶指也。辛酉大暑,书此一笑,时缶年七十八。”
    其后,词家况蕙风先生也为此扇面填词《浣溪沙》一阕,由著名书法家,词家朱古微先生题于扇上:
    “绾结同心绶带宜,合欢消息好春时,妍风怀袖美人贻。容易绿毫消玉腕,何如翠羽恋琼枝,白头犹自说相思。”
    这幅不盈于尺的小扇面上,留下了四位大家的合作,也给后人留下了无穷的回味。
    1923年(癸亥)八月初一,为祝贺昌硕先生八十大寿,昌硕先生亲友及弟子聚于华商别墅为之贺寿,当时海上画家名士济济一堂,嘉宾云集,梅兰芳先生也特地自北平赶来贺寿并在当晚献上自己精典剧目《拾玉鐲》。精彩的唱腔,优美的身段,征服了所有在场的贺寿宾客;喝彩声此起彼伏,热烈非凡。直至几十年后,当年的参加贺寿佳宾在谈到梅先生此日的演出时,还津津乐道,陶醉之情溢于言表。
    是年十一月,梅先生再次临沪,《申报》主持人荻平子在丽都酒楼宴请梅兰芳先生和王瑤卿先生。吴昌硕,于佑任,朱孝臧先生等应邀出席。应邀出席的还有当时的文化界进步青年田汉,郭沫若等。席间,昌硕先生乘兴脱袍吮墨,疾奋挥毫,为梅先生作《墨梅》一帧,画面梅花盛开,铁杆冲天,老枝新花,墨气淋漓。画毕余兴未尽,又在画左侧空白处长题自作梅花旧诗:“十年学画梅,颇具吃墨量。兴来气益粗,吐向苔纸上。浪贻观者笑,酒与花同酿。法疑草堂传,气夺天池放。能事不能名,毋乃滋尤谤。瘦蛟舞腕下,清气入五脏。会当聚精神,一写梅花帐。卧作名山游,烟云真供养。大聋”画右边侧,在又特为题:“癸亥岁十一月为畹华写于丽都酒搂老缶时年八十。”当时在场的于右任先生也趁兴在画右下角题了四句即兴诗:“辉映人天玉照堂,嫩寒春晓试新妆。皤皤国老多情甚,嚼墨犹矜肺腑香”。因当时酒楼条件所限,故此画长不到三尺。然就此小尺幅画上的长题双落款而见,可看出昌硕先生对梅兰芳的厚爱之情。当时缶老还应梅先生之求,为王瑤卿先生也作了瓶梅香椽图,并题:“癸亥冬饮…畹华为瑤卿索画呵冬成之,老缶年八十。”三十多年后,田汉先生对此事还记忆犹新,在梅兰芳纪事诗中也录下了这一令人激动的场景:“风虎云龙各逸奇,蟹肥樽满识兄时。解衣磅礴吴昌老,画到梅花雪里枝。”
    该年腊月,北京传来消息,说梅先生又将来沪献艺。昌硕先生闻之,不胜欣喜。为了能在梅先生今届赴沪首演予以当场祝贺,昌硕先生特事先画了幅梅石图,图中苔石苍苍,伴以疏影枝枝,花如碎玉纷纷,令人油然而觉暗香浮动,阵阵沁人。昌硕先生于画上题诗更是耐人寻味:

    (作者:之襄)
顶一下
(3)
100%
踩一下
(0)
0%